公司新闻

被立案调查!“生鲜大佬”还能硬气多久?

发布日期:2022-07-20 13:02    点击次数:126

  来源:环球人物

  只是不知道,

  在一次次舆论风波后,

  消费者还愿意给叮咚买菜留多久的时间。

  作者:王秦怡

  用死鱼冒充“鲜活宰杀鱼”、烂菜筐里的菜换个标签继续卖……

  嘴上喊着“绝不把不好的菜卖给用户”,私下却干出这种事,叮咚买菜这回惹了众怒,已被市场监管部门约谈并立案调查。

  消息曝光后,其股价一度大跌超20%。

  有网友吐槽说:“之前不敢买叮咚的股票,现在连叮咚的菜也不敢买了。”

·死鱼经过处理后冒充活鱼。·死鱼经过处理后冒充活鱼。

  有意思的是,叮咚买菜的CEO梁昌霖,前不久才和同行——盒马鲜生CEO侯毅来过一出隔空互呛。

  侯毅在朋友圈“炮轰”叮咚买菜的股价:“好惨烈,上百亿资金困在里面,几乎没有韭菜。好像一艘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大家都知道马上船要沉了,但是没有任何办法。靠价格补贴赢得竞争的时代要结束了。”

  梁昌霖则回怼称:我们叮咚买菜没有把竞争看得那么重,最大的竞争应该是看用户需求有没有真正被满足。

  如今再听这话,多少有点讽刺。

  卖菜卖上市

  梁昌霖并不是“互联网新秀”。

  他1972年出生,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电子对抗学院,是那个年代较早接触电子信息的人。

  本科毕业后,他在部队服役12年,直到2002年前往上海,开发出一款视频工具卖了80万美元(约合509万元人民币),挖到人生第一桶金。

  但在这之后,梁昌霖的互联网创业之路都不太顺利。

  他先是创办了丫丫网,折腾了十多年最终将其转手他人。2014年,他创办了“叮咚小区”——一个围绕买菜购物的社区服务项目。

  彼时,正是微信等社交媒体风生水起之时,叮咚小区却基于传统BBS的思维方式建立,注定会被时代抛弃。

  梁昌霖后来回忆这段困难时期:团队里走的人越来越多,他不得不放下身段挽留员工,说“还有机会”。对方告诉他,上一个创业公司老板也这么说,结果坚持了一年,公司还是倒闭了。

·梁昌霖。(资料图)·梁昌霖。(资料图)

  “叮咚小区”虽然也以失败告终,但梁昌霖也不是没有收获。

  他发现,很多人需要“帮我到xx买个菜”的跑腿服务。这就是商机!

  2017年,梁昌霖正式创立“叮咚买菜。

  刚开始的日子不好过。生鲜赛道看似热火朝天,其实都是拿钱砸出来的。4000多家生鲜电商,实现盈利的只有1%。

  没两年,整个行业便大降温,裁员、关店、资金断裂的声浪一波接一波。

  突如其来的疫情扭转了这一切。

  疫情期间,叮咚买菜开始“起飞”。2019年,其营收为38。8亿元,商品交易总额是47.1亿元;一年之后,这两个数字就都翻了快3倍,分别为113.4亿元与130.3亿元。

  2020年底,“年度全国退役军人创业光荣榜”公布,梁昌霖光荣上榜。同年,他还获评上海市“最美退役军人”,获奖理由是“公司在全国创造了4万多个就业岗位,其中600多名为退役军人”。

  漂亮的成绩单,让叮咚买菜足以与行业内的“老大哥”——成立于2014年的每日优鲜相抗衡。

  2021年6月3日,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同一天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IPO申请,争向“生鲜电商第一股”冲刺。

  6月29日,梁昌霖带领叮咚买菜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只比每日优鲜晚了四天敲钟。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敲钟现场。(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敲钟现场。(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春风得意时,他说:“今天,我们还身处山底,刚刚起步,旅途遥远,雄关漫道。”

  这话是谦虚,却也是现实:上市从来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开始。

  危机四伏

  在叮咚买菜攻城略地时,不看好生鲜电商的声音从未停止过。

  最直接的表现在股价上。

  抢先一步上市的每日优鲜,开盘首日即破发,公司市值蒸发近8亿美元。

  这个“前车之鉴”让梁昌霖警铃大作。上市前夕,他主动将叮咚买菜的筹资规模缩减至此前的1/4,从3.6亿美元一下降到9400万美元左右。

  舆论哗然。

  梁昌霖回应说:一是公司的现金流“是够的”, 李疏芬不急着从二级市场拿钱;二是基于市场环境的考量,“市场特别好,价格、价值可以挂钩,就多融一些;市场不是很好,价格低于应有的价值,就少融一些”。

  言下之意,行业的市场环境并不乐观。

·梁昌霖。(资料图)·梁昌霖。(资料图)

  上市当天,叮咚买菜市值55.4亿美元;到了今天,其市值只有8.8亿美元。

  短短8个多月里,叮咚买菜经历了太多。

  前有老对手每日优鲜,后有背靠大树、虎视眈眈的美团买菜、盒马鲜生,大家都“杀红了眼”。

  2021年11月,盒马鲜生在上海开启了“惠民季”,而后又推出“斩钉价”活动,剑指叮咚买菜的大本营。

  “面对生鲜行业多业态的激烈竞争,盒马同样有价格战的能力,既然打了,那就是长期战争……”盒马鲜生CEO侯毅在朋友圈发文。

  此举引发热议,“斩钉”被传言为“斩叮”。

  对此,梁昌霖隔空回话,“商业竞争很正常,老二最大的梦想就是要拼死跟老大干一场。”他还附上了一张叮咚买菜已成中国生鲜电商榜首的数据截图。

·梁昌霖晒出的数据截图。·梁昌霖晒出的数据截图。

  可这并没有为叮咚买菜争来多少面子。彼时业界公认的一句话是,生鲜电商营收越多,亏得越多。

  梁昌霖说:“好的商业模式,不是算账可以算出来的。”

  他笃信“自来水哲学”(让美好的食材像自来水一样,触手可得,普惠万众),“盈利是会发生的结果,而不是终极目的”。

  但冰冷的数据实实在在摆在那里:2019年,叮咚买菜净亏损18.7亿元,2020年这一数字扩大到31.7元,2021年更是直接翻倍为64.3亿元。

·梁昌霖。·梁昌霖。

  今年年初,“叮咚买菜裁员”的消息几度登上微博热搜。

  叮咚买菜自然否认传闻,回应称:个别岗位变动属公司正常组织资源调整,部分岗位的招聘需求也在正常释放。

  裁员消息尚未消散,叮咚买菜又收罚单。

  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通报,叮咚买菜的关联公司被罚款38.88万元,原因是销售的一批鳊鱼存在“恩诺沙星”含量不合格。

  此前,叮咚买菜关联公司还因违反广告法被罚2.5万元。

  这日子过得着实不消停。

  前置仓之困?

  叮咚买菜的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似乎都绕不开其前置仓模式。

  这种模式没有门店,在社区3-5公里内建仓库,总仓把生鲜产品运送到各个前置仓再配送,实现送货上门的“最后一公里”。而传统模式是将采购货物放在距离城区较远、租金更便宜的郊区仓库。

  前置仓的优点之一是快。2020年,为了盖过盒马生鲜“30分钟配送”的风头,梁昌霖打出“最快29分钟”的口号,一时间上百个叮咚买菜的前置仓拔地而起。

  但前置仓的缺点也很明显。距离社区3公里,意味着建仓密度特别高,相应的运营、经营成本也水涨船高。

  据说,曾有记者在采访梁昌霖后,发文否定了叮咚买菜的战略。梁昌霖气到破防,痛斥记者。

  但最近一年,他的口风似乎有所松动。

  面对媒体采访,他既表示对前置仓模式前景充满信心,又不忘强调,自己并不认为前置仓模式是生鲜电商的最优解或最终模式。

  2021年12月,一直烧钱的叮咚买菜终于在上海地区实现盈利。但有人觉得,这盈利可能是靠缩减前置仓规模“省”下来的,仔细看营收和成交金额,环比分别下降了11.8%和14.5%。

  这次拿死鱼当活鱼事件,其实也因前置仓模式而起。

  澎湃新闻报道称,叮咚买菜的前置仓站点之所以违规将死鱼、死虾以及残次蔬果卖给用户,是因为公司设置了低至百分之零点几的损耗率;而运输过程中的一些损耗,也被算在前置仓头上;损耗率不达标,将扣罚整个站点的工资……

·过期蔬菜肉类更换日期标签继续卖,叮咚买菜站点工作人员说“吃了又不死”。(视频截图:新京报)·过期蔬菜肉类更换日期标签继续卖,叮咚买菜站点工作人员说“吃了又不死”。(视频截图:新京报)

  3月17日,叮咚买菜发布致歉说明,表示“深入反思对前置仓的考核机制是否有不人性化之处”。

  同时,“对前置仓监控设备进行硬件升级,实现网络化、可视化、无死角监控”,企图以设备上的智能化保证货物质量和效率。

  此前,梁昌霖就曾在多个场合表达过对数字化、人工智能技术的向往,包括自主研发智能生鲜供应链系统、推动APP的适老化、骑手的路线规划等。

  这又是一个“重”投资。

  “天下武功唯重不破,重视核心竞争力是创造长期价值,但也需要我们更多耐心,做时间的朋友。”在今年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梁昌霖如是说。

  只是不知道,在一次次舆论风波后,消费者还愿意给梁昌霖和叮咚买菜留多久的时间。

  此前报道

  叮咚买菜回应不规范操作:已进行系列整改 盘前暴跌曾超两成(澎湃新闻)

  叮咚买菜对此前爆出的不规范操作作出致歉说明及整改汇报。

  3月17日,澎湃新闻记者从叮咚买菜方面获悉,针对近日媒体对叮咚买菜三元站点存在以冰鲜鱼充做活鱼、从按规定超过最佳售卖期蔬菜中回收蔬菜等不规范操作,叮咚买菜已第一时间暂停该站点的运营,经以公司CEO梁昌霖作为第一责任人的专项调查和整改小组调查,报道中披露的该店问题属实。“我司感谢媒体的监督,并谨向长期以来信任和支持叮咚买菜的各级主管部门和广大用户表示诚挚的歉意。”

  叮咚买菜表示,3月16日凌晨,公司立即组织力量对全国所有前置仓和服务流程进行排查,并进行交叉督查,实现活鱼和冰鲜鱼严格区分,加强对已过最佳售卖期限食品的登记和销毁,避免类似情况再次发生,并主动向政府主管部门汇报排查结果、发现问题及整改方案;深入反思对前置仓的考核机制是否有不人性化之处;加大内部督导力度,同时建立内部举报制度;对现有前置仓监控设备进行硬件升级,实现网络化、可视化、无死角监控,欢迎广大客户随时介入监督。

  叮咚买菜还表示,通过以上系列整改,尽快改变制度规定严、执行监督弱的局面。阶段性整改结束后,将欢迎消费者、媒体和监管部门前往我司前置仓检查,并随时提出改进意见。后续排查结果、发现问题及整改方案另报。

  北京海淀市场监管针对媒体报道的“叮咚买菜”前置仓存在用死鱼冒充活鱼、擅自“翻包”换签、日常消毒流于形式等问题,于3月16日对其进行了行政约谈,及时立案调查,并组织30个市场监管所对辖区“叮咚买菜”、“美团买菜”、“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前置仓开展全覆盖专项检查。

  2月15日,叮咚买菜(NYSE:DDL)发布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业绩报告。2021年四季度总收入54.84亿元,同比增长72.0%。四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10.34亿元,2020年同期净亏损为12.39亿元。

  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在当天的电话会上表示,“很多人怀疑叮咚买菜能不能盈利,是因为担心前置仓要把货送到家,成本太高,其实前置仓模式效率相对是较高的。前置仓的存储降低了损耗,传统生鲜电商终端损耗大概超过10%,而叮咚买菜只有2%左右。

  截至3月17日,叮咚买菜(NYSE:DDL)盘前暴跌一度超20%。截至记者发稿,盘前跌15.06%,报3.61美元。3月16日收盘报4.25美元,涨66.67%。

  北京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对“叮咚买菜”进行行政约谈并立案调查(新京报)

  新京报快讯(记者 陈琳)因前置仓存在用死鱼冒充活鱼、擅自“翻包”换签、日常消毒流于形式等问题,“叮咚买菜”日前被新京报曝光。3月17日,记者获悉,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3月16日对其进行行政约谈并启动立案调查。同时秉承“四个最严”的原则,即刻开展专项行动,及时回应社会关注。

  3月16日,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对北京不姜就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叮咚买菜)总部相关负责人进行行政约谈,要求企业切实落实疫情防控和食品安全主体责任,帮助企业查找出现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提出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建议,指导企业对124个前置仓开展全面自查,主动发现风险、消除隐患。

  同时,按照“从快、从严、从重”的原则,对叮咚买菜启动立案调查。海淀区市场监管局第一时间组织30个市场监管所对辖区“叮咚买菜”“美团买菜”“每日优鲜”等生鲜电商前置仓开展全覆盖专项检查,努力做到“发现一个问题,净化一个行业”,坚守食品安全防线。

  新京报记者 陈琳

  叮咚买菜官微回应

  微博热议

责任编辑:刘光博



上一篇:中国台湾资深演员顾宝明去世 享年72岁
下一篇:轻型病症为何实行集中隔离管理?地坛医院专家详解